江西替考案后遗症:公司毁约考生大学梦碎(图

江西替考案后遗症:公司毁约考生大学梦碎(图

时间:2020-03-24 04:35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林华与建讯公司签订的“替考”合约 图/尹志艳

  与林华签订的“替考”合约的建讯公司 图/尹志艳

  江西南昌今年6月被曝出“记者南昌卧底替考事件”不久,坐落在南昌市区最繁华的八一广场财富大厦内的一家专门针对成人自考学历的建讯公司也随之浮出水面。

  这家名叫北京建讯网天科技有限公司江西分公司(以下简称建讯公司)去年和乙方林华(化名)签订了一份“替考”合约。在江西省教育考试院严查“记者南昌卧底替考事件”背景下,建讯公司一度想从考生手中收回合同,取消合约,称“政策变了,查得紧,找不到枪手”。

  林华的“大学梦”也戛然而止。长江新闻记者注意到,他握着手里的这份“替考”合约宣称:“无须本人参加任何学习、考试过程,学历证为直取方式。”

  林华的“大学梦”破灭了,缘自“甲方”建讯公司的毁约。“替考”合约始于2014年1月8日,约定“1年半毕业”。林华在今年7月份并未如期拿到大学文凭。

  如果没有发生“记者南昌卧底替考事件”,或许不会“查得紧”,“替考公司”也不会因“找不到枪手”而毁约。

  林华从“替考公司”拿回一部分学费后,对方要求收回“替考”合约,但林华选择当面撕毁。“替考公司”毁了林华的“大学梦”,他不甘心,被撕毁的“替考”合约只是他事先准备的一份扫描件。

   “梦想”

  林华拥有的文凭和他所从事的职位似乎对称,只有中专学历的他多年停留在建筑行业的底层。

  “要想往上升职位或评职称,比如行业内的初级、中级、高级工程师,最少要大学文凭以上,这是门槛。”没文凭就没出路,这是林华摸爬滚打多年的切身感受。

  “我没有什么文化,所以也考不上大学。”林华说。大学文凭对于林华来说就是个梦想,遥不可及。

  二十年前,林华中专毕业后,一直靠双手劳动维持生计,并娶妻生子。他常年在外做建筑民工,乘最便宜的绿皮火车回家。他一直没忘记自己的大学梦。

  “是梦想,就总有被点燃的时候。”林华说。

  2013年底,林华通过qq群看到一条广告,大致内容是自费获取大学文凭,对方承诺签订合同保证“直取”毕业证。

  林华了解到,所谓“直取”,实际上就是对方通过“替考”的方式,达到无须考生本人参加考试就拿毕业证的目的。

  对他来说,这是一个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为他承诺梦想的这家公司是“甲方”建讯公司,他很快与之取得了联系,并签下了一份合约。

  林华选择了南昌航空大学建筑工程专业的大专文凭,为“全日制自考学分制1.5年毕业”。

  根据合约,作为“乙方”的林华需要为自己的“大学梦”支付1.2万元学费,其中“报名时收取费用柒仟元整,次年九月结清剩余尾款伍仟元整”。

  合 约最后一条还约定:“甲方确保乙方的成绩在江西自学考试院同步查询,最终学历在学信网终身可以查询,不受平台每年更新资料影响;甲方确保乙方的学历上是本 人的身份证和照片;如乙方查询证书不是真实的,甲方全款退给乙方;乙方的证书为直取方式,无须本人参加任何学习、考试过程。”

  “如果自己参加考试,就是7000元。如果不参加考试,就要加5000元请枪手替考的费用。”建讯公司的负责人杨飞在“替考”合约上代表“甲方”签名。

   破灭

  合约签订之后,林华一直在从事原来的工作,也从未参加过自考学习,更未与“甲方”再进一步联系。

  在他看来,一纸白纸黑字的合约足以保证他的“大学梦”。

  被点燃的梦想,突然在今年六月熄了火。

  6月高考期间,南都记者在南昌卧底参加高考,踢爆“替考事件”黑幕。这恰恰是“甲方”承诺给他的“1.5年毕业”的时间节点。

  “‘替考’公司说替考查得紧,找不到枪手了,需要考生本人参加考试。”林华表示,自己对考试没有把握,所以当初选择合同里所称的毕业证“直取”方式。

  另一个事实也再次印证了建讯公司“替考枪手紧缺”的说法。林华所报专业的考试课程一共有16门,其中有7门课程已经在“甲方”安排下,顺利通过考试并合格,成绩有效,建讯公司通知林华自己去考剩下的9门课程。

  林华未曾料到,“毕业时间”快到了,“毕业证”却遥遥无期,留下一个难题摆在面前。

  “甲方”给他出了一道选择题:“要么自己考试,要么退一部分钱。”

  建讯公司进一步“鼓励”林华自己参加考试,“公司会安排把答案发到你手机上,你都不需要看书”。

  林华始终把“替考”合约拽在手里,质问对方:“你们这不就违约了吗?”

  “一直以来考试环境都很松,但就是这次查得特别紧,现在政策变了,我能怎么办?”杨飞在办公室点燃一根香烟,对林华说,“你随便到哪里去告我,你考试已经通过了7门,成绩已经可以公开查询,如果一门课程都没有通过,那你可以说我涉及到诈骗。”

  杨飞表示,退一部分钱的原因是,那些已经上交的考试费用是不能退的。

  几番协商之后,林华觉得“大学梦”难以为继,从建讯公司拿回了1200元退款,被扣除5800元。

  建讯公司要求收回当初签下的那份“替考”合约,但林华选择当面撕毁。

  建讯公司毁了林华的“大学梦”,他不甘心,被撕毁的“替考”合约只是他事先准备的一份扫描件。

   报警

  那份曾经承载着林华的“大学梦”的“替考”合约,被林华对折成小块一直保存着。

  林华觉得自己被骗了。他首先想到了报警,“这是诈骗,警察应该管吧”。

  6月19日,林华带上合约,和民警一起出现在了建讯公司办公楼。

  “你们是通过什么方式考试?是通过枪手替考吗?”民警问。

  “对啊!”杨飞答道。

  “那教育局不查你们吗?”民警追问。

  “现在政策变了,要你(林华)自己来考试,我们也没有办法,你可以走法律途径解决这个问题。”杨飞说。

  杨飞被带到派出所,但林华当天并未从警方得到处理结果。

  同日,林华找到江西省教育考试院监察室反映。汪姓负责人表示,他们既然接到了反映,就一定会受理,而且一定会介入调查。

  近两个月来,杳无音讯。

  8月10日,长江新闻记者再次联系江西省教育考试院监察室,一名工作人回复称:“这个事情我们还在调查当中,目前我们的主要工作是高考录取工作。”

  长江新闻记者查询得知,这家建讯公司的总部在北京,在全国其他省市也有分公司。

  其中杭州的分公司一名业务员表示:“现在没有替考的了,现在抓的很严,需要自己本人参加考试,以前是可以替考的。如果已经交了替考的钱,那现在可以退钱解除合同,要么就改成自己本人来参加考试。”

  林华现在还在与建讯公司讨价还价,希望对方至少退一半学费(3500元),至今未果。

  一名前段时间从这家建讯公司辞职的员工向长江新闻记者透露,“这个公司每个月有三四十万元的业务量。考生需要的学校和专业不同,所交费用也不同,每位考生收费从几千元到几万元不等。”